女性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友情?

娱乐圈里,“塑料姐妹花”似乎成了女星标配,姐妹疏远互撕、勾心斗角的报道层出不穷,似乎虚与委蛇的面子社交...


在近期的综艺中,《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令人眼前一亮,难得做出了新面貌,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与各种各样的旅行类慢综艺不同,它不再以明星嘉宾的冲突为噱头,而是展现了四位相伴20多年的好姐妹——徐熙媛

(大S)

、徐熙娣

(小S)

、柳翰雅

(阿雅)

、范晓萱的友情。


《我们是真正的朋友》节目截图。


在这场旅行中,“四姐妹”的友谊充满了温馨感人的瞬间,而耐人寻味的是,节目标题“真正的朋友”一词,似乎反衬着大多数“闺蜜情”的虚伪。娱乐圈里,“塑料姐妹花”似乎成了女星标配,姐妹疏远互撕、勾心斗角的报道层出不穷,似乎虚与委蛇的面子社交才是常态。不只是在娱乐圈,现实生活中“闺蜜”这一本来展现亲密女性友谊的词汇也时常包含负面含义,类似于“闺蜜抢走了我的未婚夫”、“被闺蜜设局骗钱”、“被闺蜜诬陷传播谣言”等网络发言和新闻报道屡见不鲜。


相当程度上,“闺蜜”一词早已被污名化,成为形容女性友谊关系脆弱和虚情假意的代名词。女性之间是否有真正的友情?这种脆弱的闺蜜情,是人们的刻板印象,还是确有其事?在常常滑入以男性为中心的陷阱的女性情谊中,女性应该如何形成真正坚固的共同体?在今天,这成为了某种程度上“叩问灵魂”的发问。


撰文|阿莫


“丑陋”的闺蜜情


男性友谊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常常被高度美化,并通过一些非常浪漫的情节来体现,譬如借钱、顶罪、托孤、出生入死。无论作品的背景是在战场等特殊场合,还是日常生活中,我们时常看到这样的场景:为了兄弟,男人们愿意做出种种牺牲,包括自己的事业、家庭、甚至生命,借此,“哥们儿”都被反复歌颂,“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概念被广泛传扬。


相比之下,女性的友谊则被呈现出容易破碎的形状:古代宫斗剧和现代职场剧、家庭剧中,女人争风吃醋、勾心斗角、互相陷害,上一秒还是挚友,下一秒就可以转脸不认人;她们之间虽然并非没有感情,但这些感情常常困顿于虚荣、比较和敏感,是经不起时间与金钱考验的,充满了大大小小的间隙。


《后宫·甄嬛传》中的华妃。


常常为人所轻蔑的女性友谊展现了社会对女性刻板印象中的奇怪矛盾。一方面,人们往往认为女性是更细腻、温柔、比男性注重感情的,正如美国心理学家珍尼特·希伯雷·海登

(JanetShibley Hyde)

在其作品《妇女心理学》中根据研究得出结论:


“女性对人和内心世界的关注能力和体察能力优于男性…...女性的情感不仅细腻、深沉,而且更容易移情,具有易感性,更富有同情心,因此比男性有更多的亲社会情感。”


另一方面,人们又觉得女性会对同性密友“背后插刀”。不少人认为夸张化的戏剧呈现只是对现实女性友谊的一种丑化,但不可否认的是,影视文学作品也部分反映和揭示了社会现状,毕竟能够让观众从现实生活中找到共鸣和投射的题材,才能够一再地热播下去。荧幕中的虚伪闺蜜正是和成千上万网络热帖中的“塑料姐妹花”交相辉映,才能够获得持久的生命力。


值得注意的是,当人们在讨论女性友谊的虚伪或脆弱时,在这些讨论中,女性之间友谊的问题往往被处理成一个私人问题,即,友谊的破碎是某一个女性的人品/性格的问题,或者是某一类女生的问题。然而,由于充满着自我暴露性、联结性和紧密性,女性友谊绝不能局限于私人的亲密关系,必须被置身于女性所处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背景中去理解。


对此,日本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在她的著作《厌女》中深刻探讨过父权社会中女性友谊的困难性。上野千鹤子指出,女性共同体比起男性共同体而言,更容易充满混乱和动荡,而这种混乱和动荡,是社会为两性设定的不同社会角色造成的。


《厌女》,[日] 上野千鹤子 著,王兰 译,上海三联书店2015年1月版。


在男性世界中,同性之间同样存在竞争,但价值标准相对来说比较一元化,金钱和权力是明确男性社会地位和价值最简明易懂的尺度,“让男人倾倒”的男人,女人也会为之倾倒——男人喜欢钱与权,女人喜欢有权有钱的男人。这一明确的价值观在大多数情况下决定了男性的阶层之间相对是稳定的,不太会产生突变。所以,男性也比较容易建立自我认知和对他人的认知,从而建立起稳定的阶层和情绪,例如对上层产生尊敬或嫉妒的情绪,对同阶层产生友好或竞争的情绪,对低阶层产生同情或蔑视的情绪。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